1. 首页
  2. 一次性电子烟

蓝白 一次性电子烟,《蓝白电子烟》张胜强:离开杜蕾斯寻找归属感

1.”改善吸烟者的健康”

十月,秋意渐浓,上海尚品都汇写字楼的一个写字楼处处体现着时尚感:“大叔”、“巴黎左岸”、“够风流”、“小萝莉”等字样贴在白墙上,旁边桌子上的台式电脑散落一地,不停地敲击键盘。

近50名年轻人在听“老爷子”张胜强的演讲。会议结束后,忘记吃午饭的张胜强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穿着一件100元左右的蓝条纹衬衫,刚刚筹集了几千万美元,舒服地靠在椅子上。张胜强的性格内向平淡,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手里拿着公司的蓝白色电子烟,缓缓吸着。 “只有用自己的产品,才能真正体会到用户的感受。让蓝白电子烟最大限度地发挥真烟的味道,让电子烟尽可能地代替香烟。”

蓝白电子烟是中国唯一通过欧盟CEP(欧洲药典适用性证书)认证的电子烟。使用医用级植物提取物做电子烟,35次产品击倒测试,18次包装设计修改,这根长11厘米,直径1厘米,重35克。 “在杜蕾斯的时候,我就知道产品质量和用户体验是公司成功的必要条件。当我拿到融资时,我最大的投资就是产品。”

2013年电子烟在美国的总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年均增长率超过40%。美国约有5301万烟民电子烟推荐,中国有3.50亿烟民。张胜强对蓝白电子烟和China电子烟市场充满信心,“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人们越来越关注健康。我和我的投资者都相信China电子烟市场会更加繁荣。”

青花似乎继承了张胜强的“性格”,对产品要求严格。从产品试用到现在,张胜强一直在使用它,寻找任何可以改进的地方。产品上市后,“青花”保持原汁原味,认清自己的定位,“提升烟民健康”。张胜强手里拿着蓝白相间的电子烟,慢慢的吞了口烟,“我们没有让烟民戒烟的奢侈,戒烟只能靠烟民自己的毅力了,电子烟只是作为配饰,戒烟无聊无聊的时候吸会给你一口。”

2.“东北平房上多年的老烟囱”

张胜强是个老烟民,亲身经历过戒烟的痛苦过程。

2012 年的一个深夜,一个电话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张胜强。

我从电话里得知,他妈妈从楼梯上摔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脑干损伤。半年的时间,为了全心全意照顾母亲,张胜强把所有的事都搁置一旁。幸运的是,母亲终于恢复了意识和行动能力。 ,

隔壁病床上的病人没有同样的运气。这个病人已经50多岁了。由于长期吸烟和肺衰竭,即使他不停地翻身敲他的背,也无济于事。医生别无选择,只能进行气管切开术。在喉咙下方20厘米处切开气管。一片漆黑,像是“东北平房上多年的老烟囱”。几经抢救,老人不幸身亡。

看到这一幕,张生强不由打了个寒颤。已经是初冬了,他衣服里的衬衫还被冷汗湿透了。 “年薪几百万,但在医院,再多的钱也没有用。我要戒烟。”

当时,张胜强是一个抽了15年烟的老烟民,一天一包半是家常便饭。 戒烟 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他开始跟自己较劲,“妈妈出院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电子烟推荐,我一定可以放弃。”

焦虑、孤独和无聊。

为了摆脱戒烟的这些负面情绪,张胜强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转移吸烟的影响。

从那以后,张胜强的办公桌上每天都堆满了瓜子似的小山,出门时嘴里嚼着口香糖,看书和工作时不由自主地咬着笔。 “永远不要和抽烟聚在一起。他过去肯定会递给你一支烟。我不禁想到吸。看到有人推抽烟我会逃跑。”

通过非凡的毅力和无处不在的方法,张胜强终于战胜了烟瘾。

戒烟的痛苦让张胜强感触很深,也是那个时候张胜强有了做电子烟的念头。通过调研,张胜强发现“电子烟的危害只相当于普通香烟的5%,但抽过电子烟的烟民却有80%不满意,一是味道不好的,另一个是价格高。”

3.前杜蕾斯中国区高管

蓝白电子烟不是张胜强的一时想法,而是市场仔细考量后的产物。

“蓝色和白色类似于杜蕾斯。它们都是可以提高每个人的生活质量和健康的产品。”

在杜蕾斯担任中国区高管时,张胜强发现,除了产品质量,用户体验和销售渠道也是企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2007年,张胜强加盟杜蕾斯。当时杜蕾斯在中国的业务量并不大。计划生育频道和部分药店只有卖,品牌知名度只在国外流传。

“作为用户,买安全套哪里最方便?当然是便利店。”为了增加渠道和知名度,张胜强决定拓展便利店渠道。初期推广并不顺利,让张胜强记忆犹新,有一次电子烟推荐,张胜强跑到卖杜蕾斯,被超市直接轰炸。 “超市说我们在玩流氓,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个避孕套。他们认为它还在药店卖。”

认真负责的性格决定了张胜强的坚持,“现在他有准备,有深思熟虑的计划,他会做好。”

这种坚持,让杜蕾斯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便利店的推广终于得到认可。因为从来没有安全套的品类,便利店不知道在哪里展示。张胜强直接提供了展示架放在收银台上。现在便利店收银台上的避孕套展示架是张胜强创造的。

2010年,电子商务的兴起,杜蕾斯成为最早的电子商务品牌之一,让杜蕾斯的销售额快速增长。

同年6月,傍晚北京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 “杜蕾斯套鞋防湿”的图片在微博上引起热议,转发量高达10000次。 2011年6月23日,北京又下了一场大雨。 5点20分,微博再次发布了“杜蕾斯套鞋防湿”的新图。历时5小时,使这条微博转发超过5.8万条,牢牢占据6月23日新浪微博转发排名第一,3天转发超过9万条。这一次,不花一分钱预算的事件传播效果,堪比央视黄金时段三则30秒广告的效果。被《中国日报》英文版评为2010年最具代表性的社交网络营销案例之一。

目前,在线交流已经成为主流。与实体店相比,张胜强打算兼顾电商和线上渠道。今年9月24日,蓝白首次登陆京东。淘宝之后,网上也充斥着前杜蕾斯中国区负责人、中国唯一的欧盟CEP认证电子烟——蓝白电子烟’S的消息。

杜蕾斯非常重视用户体验。作为负责人,张胜强亲自体验了一番。这就是张胜强的“平安幸福”的感觉。同样,蓝白电子烟张胜强依然秉持着亲身体验的做法。

在电子烟制作之前,张胜强首先进行了市场调研,根据中国烟民对电子烟的看法和使用情况,确定了蓝白电子烟的产品方向。

“首先味道一定是电子烟,出口的感觉90%都跟卷烟差不多。二是价格不能比普通卷烟高。价格可以通过供应链解决,而且毛利要尽量减少。”

4.找到归属感

杜蕾斯的生活平静安逸,这正是张胜强所热爱的,但张胜强却一直缺乏归属感。 “杜蕾斯毕竟是英国公司,总感觉好像在忙外国人的生意。”

2014年底蓝白 一次性电子烟,张胜强决定创业,成为电子烟。

设定目标后,他开始寻找团队。在团队建设方面,张胜强喜欢那些和他有着共同目标的年轻人,“有活力,有想法,找一件事就全力以赴。”

张胜强有多年销售渠道,可以做品牌,但不擅长技术和供应链。 2015年1月,张胜强在北京798个朋友的画廊里认识了鞠念峰。鞠年峰是磨丁股份有限公司(一家市值近百亿的创业板上市公司)董事长。他们都看好健康企业的发展。当时,Proton 有一支研发团队,拥有欧盟认证的尼古丁purification 技术(全球只有三个),也在尝试电子烟业务。

机会来得如此巧妙及时,两人一拍即合。宝腾旗下聚鑫资本前期投资1000万元,给张十余名香烟调味技术人员,帮助张胜强打造“蓝白”品牌。

“这个团队在传统卷烟调味方面有十多年的经验。在电子烟和新烟草方面,它也尝试了3年多。”张胜强带领团队开始了长达9个月的研发期,最终达到90%接近烤烟口感。

近日,聚信资本又向“蓝白”投资了4000万元。张胜强为产品上市准备了充足的资金。 一次性电子烟(相当于一包香烟)售价29元蓝白 一次性电子烟,毛利比同类产品低50%。

蓝白电子烟的高品质给了张胜强坚定的信心。从产品上市到今年年底的三个月里,张胜强的销售目标都在1000万以上。

对于张胜强来说,“青花”不仅是一种创业,更是他追求的人生价值。 “虽然我喜欢平淡和自在,但我想在有生之年为社会做点事。”

特别顾问|王鹏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推荐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zcjx.net/34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