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一次性电子烟

一次性电子烟缴税,在线更换“背心”电子烟“断电”持续备货

多部门电话叫停电子烟网络销售后,部分电商平台仍可买线下一次性电子烟包装无“烟”,外观更像零食或文具

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电子烟迎来了迄今为止最密集的治理期。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访问市场发现,虽然电子烟已经从主流电商平台下架,但在一些二手平台和社交媒体上不难找到电子烟卖家更大的问题在于线下、便利店和小超市。几乎所有一次性电子烟 产品都有售,包括学校周围的一些商店。这些电子烟的外包装没有“烟”字样。包装看起来像零食,产品看起来像一个加长的U盘电子烟更隐蔽。

多部门暂停电子烟offline

在“双11”之前,原本是企业冲刺到年度最大线上销售高峰期的忙碌准备时间,但对于电子烟来说,却在冲刺高峰期遇到了“停顿”。 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要求电子烟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不得通过网络销售电子烟、电子烟广告不得在网络上发布。

在众多电子烟企业还在观望中,部分电商平台对电子烟产品下架行为未积极回应的同时,11月5日起,国家烟草专卖局将进行专项督查在电子烟部署后,烟草专卖各级监管部门开始与各大电商平台对话,敦促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下架电子烟产品。同日,北京市场监管部门对京东、360、快手等9家在京注册的互联网平台公司进行了约谈。

京东零售家居事业部礼品部经理孔凡军表示,京东屏蔽了电子烟、烟弹、烟油等词,包括电子烟品牌等词,并与监管单位创造更好、更安全的网上购物环境。 11月7日,天猫还发布公告称,电子烟相关产品将下架,并禁止电子烟相关产品的销售和广告。截至目前,京东、天猫、拼多多、苏宁易购等9家电商平台已屏蔽电子烟店铺,下架电子烟产品。

新背心仍可在线购买

虽然各大品牌和电商都承诺屏蔽或删除电子烟店铺或信息,但北京青年报记者还是在一些电商平台上发现了电子烟产品。

北京青年报记者登录一些电商平台,搜索“电子烟”、“蒸汽烟”和一些电子烟品牌等关键词,都是“没有找到相关产品” ”。但是,当关键词改为“热不燃烧”时,在一些电商平台上可以搜索到少量的电子烟。北京青年报记者根据其链接进入店铺后发现,该专营电子烟的店铺并未被平台关闭,买相关电子烟产品仍可正常购买。

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搜索“蒸汽烟”,仍然可以找到相关的宣传和互动内容。在闲鱼等二手交易平台,虽然搜索电子烟产品的关键字指的是电子烟并不容易,但是如果输入电子烟品牌电子烟推荐,比如“smok”等,相关产品就可以仍然会显示。其中一些不是二手转让一次性电子烟缴税,而是标有“全新正品”。一些卖家也表示大打折扣。

[email protected]成吹头@线下大举销售

对于这次“停电”,一些已经入驻市场的电子烟企业选择增加线下筹码。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了通州、朝阳、东城等地的多家烟草酒店,发现虽然不是主流经营,但电子烟几乎遍布上述专卖店。与普通卷烟相比,电子烟大部分也有独立特价卖shops,但在搜索平台上,这些专卖shops大多被归入“电子科技”店铺类别。

“换烟解瘾电子烟多少钱,有效控烟,放松心情戒烟、戒烟黑科技……”很多位于朝阳、通州的电子烟专卖店,大多带有“戒烟”的牌子吸引客。当北京青年报记者问电子烟也含尼古丁作为消费者如何算“戒烟”时,这些店的店员大多表示吸食频会逐渐减少半年前换了一个。 [email protected]电子烟的店员说:“以前是一弹两天吸完,现在大概可以吸三天。”

据了解,一根烟弹约等于2盒香烟。一位戒烟history的市民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2天抽2盒或3天抽2盒,吸烟者没有本质区别。

其实早在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就表示电子烟是否可以成为有效的戒烟方法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在蒸发含有尼古丁@k43的液体后@Entry也有健康风险。 “在医学方面,电子烟 从未被批准用作戒烟。”中国控烟协会名为吸病学保护委员会委员陈晓阳解释说,吸烟成茵有两个心理和生理原因:生理上是尼古丁等化学成分的作用;从心理上来说,吸烟的动作本身就可以让人上瘾。 电子烟本身就包含尼古丁,吹烟的动作比传统的烟更多样化,所以用戒烟是不合理的。

包装像零食,却没有提到“烟”

相比“戒烟”噱头,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电子烟的目标客户群是最大的问题。在一些小超市或杂货店一次性电子烟,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了一次性电子烟。相比电子烟需要收费加烟弹,价格从30多元到50多元不等,门槛更低。这类电子烟的外观大多小巧玲珑,有的只有普通香烟大小,有的像加长U盘,有的类似金属吸管,便于携带和隐藏.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吸食过电子烟的未成年人处获悉,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一种尝试和乐趣的心态吸食了电子烟,这款产品的外观与普通香烟不同,我不不用担心被父母发现。一位杂货店老板说,来买的大多数是年轻人。具体来说,如果有未成年人来买,店主说她肯定没有孩子,但不知道买者是否是成年人。

北青报记者仔细观察发现,这些一次性电子烟包裹上大多没有“烟”字样。 “绿色心情”、“桃子乌龙”、“找抽”等字样多印在外包装正面,而不是产品名称。产品介绍里没有提到是“电子烟”这个事实,大部分都是用“这个产品”“或者”“产品”或者用的是口味名称或者品牌名称。这些一次性产品大多有精美华丽的外包装。如果不是特意来电子烟一次性电子烟缴税,你可能以为老板递的是一盒零食或者一盒文具。

在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中,一些有售卖一次性电子烟的杂货店或小超市分布在一些中学周边,大部分与普通香烟一起摆放在柜台。少数放在开放式货架上供顾客选择,甚至还有一些放在小吃区较高的货架上。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推荐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gzcjx.net/176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